你经常买的这些“网红”减肥药,竟然产自农家小院!

扬晚君说


一款在减肥圈知名度极高的德国减肥药,竟出自一个农村小作坊,为出效果还用上了2倍禁药。这起从生产、包装到销售一条龙的特大制售减肥假药案涉案近700万元,经苏州公安侦办后,日前由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对10名特大制售减肥假药案嫌疑人依法提起公诉,目前该案还在审理之中。


生产假冒进口减肥药的农家小院。


网上售卖利润惊人


在苏州打工的女子王某,起初只是帮身边的朋友代购减肥药,慢慢发现有减肥需求的人非常多,微信朋友圈里也有很多人在卖减肥药,2016年2月她决定自己做销售减肥药的生意。


王某销售的减肥药主要有健之达、舒立轻、OB蛋白胶囊等。然而,像王某这样销售减肥药的微商,虽然平时经常交流减肥药,但减肥药有的是英文名,有的是日文名,并不知这些产品的正规翻译名字,大家心照不宣,别人怎么称呼自己也怎么称呼,用淘宝和微信卖,微信是主阵地,客户通过支付宝或微信转账给王某,王某快递发货。


渐渐地,王某生意走上“正轨”,有了相对固定的货源、销售员和客户。“对上家,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资质,我自己生产和销售的没有相关资质。”王某说。


“空调先生”是王某固定供货源之一,其中包括 “舒立轻”,进货价从最早68元一瓶降到25元一瓶。王某卖出去时一瓶也从130元降到75元,有2倍的利润。王某生意做大后吸引家族中5人加入,一年间销售额超过300万。警方在王家查获的发货快递单就有上万份。


网购进口减肥药,吃了没有任何效果


2016年6月,苏州市相城公安分局接到曹先生报警。曹先生说,他在2016年12月从淘宝店铺“洋洋护肤美妆坊”给父亲买了3种减肥药,其中3瓶“小舒”。收到货后他总觉得药品有问题,药品包装看着不对劲,也没药品相应的编号和生产日期。曹先生父亲吃了以后,也没任何效果。于是,曹先生报警。


曹先生购买的“小舒”即为“舒立轻”,在减肥圈知名度极高,可以说是“网红级”的减肥药。“说是德国名牌,但药品进口名录里并没有这款药。”承办检察官李玲玲说。


殊不知,这款包装精美、自带光环的减肥神药,出自徐州一个偏远的农家小院,房屋由黄砖砌成,内部杂乱不堪,生产机器、生产原料、减肥药(成品、半成品)随处可见,生活用品和制药用品堆放在一起。


苏州市药品检验检测研究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显示,这款“小舒”含盐酸西布曲明,而“西部曲明”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,具有抑制食欲的作用,但副作用大,可能导致高血压、心率加快、厌食、肝功能异常,是国家禁用的有毒有害的药物成分。


为出效果配方中使用2倍禁药


其实,王某并不知道,她的上家“空调先生”刘某是这起案件的幕后操盘手。


“我家境不错,父亲是国企老员工。大学毕业后我有了一份有编制的工作,但我想创业便辞职了。我发现减肥药利润空间很大,便做起了减肥药。”刘某供述。


28岁的刘某是河北人。2016年起,他遥控指挥47岁的钱某生产假减肥药。之所以看中钱某,是因为钱某在偏远农村,作为黑作坊的据点具有地缘优势。刘某投入10万元购置了生产胶囊的搅拌机、粉碎机、抛光机等,由钱某生产使用。他负责从网上购买药品的原材料,包括淀粉、葡萄糖、藤黄果等,连商品防伪标识、说明书、外包装也在网上搞定。万事俱备后,假药摇身一变,成了“网红级”的德国舒立轻、中国台湾的健之达。


每当钱某生产包装好假药,刘某就将发货地址、收货人信息发给他发货。因为工作量大,钱某还从农村请了刘海某和高某帮忙。


为了确保吃不死人,每次生产完假药后,刘某会让钱某试吃,如果出现口干厌食等症状,则说明有他们预期的效果。但是,依然有不少顾客反馈药品没效果,要求退货。为了维持“事业”,刘某指挥钱某将“西布曲明”的剂量增加为原来的2倍。


检察官提醒:减肥要选择正规机构和药品


“在徐州生产,在苏州销售,在石家庄遥控指挥。可涉案金额远不止核实出来的那么多。”承办检察官李玲玲说,王某只是刘某的下线之一,刘某也只是王某的上线之一,王某还自己生产假药。这个犯罪网络错综复杂。


纵观整个犯罪利益链,网络采购、网络销售、网络发货,作案手段虚拟隐蔽,逃避了监管。“查到王某时,她已删除了大部分聊天和转账记录,这给侦查带来不少麻烦。查出的交易金额只是部分的,实际销售额远不止这些。”李玲玲说。


检察官也提醒减肥人士,选择减肥药、减肥机构时一定要擦亮眼睛,选择有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和有资质的医生,选择有中文标识的我国批准使用的药品,切莫贪图便宜,网络购买须谨慎,防止落入“美丽陷阱”。


来源|扬子晚报记者 于英杰 通讯员 王金艳 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